IT亚文化

    最近更新

    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甘肃文化产权中心,画余杂识

    甘肃文化产权中心,画余杂识

    作者:  来源:  时间:2020-07-08 17:07:17  阅读:

    画上只寥寥数笔,让人一目了然,即便力能扛鼎,也难免敷衍之嫌,必有繁复之处、点睛之笔,方可领其全篇,绾合精神。甘肃文化产权中心了解,张大千山水阔笔铺陈甚而泼墨泼彩,而以房舍、杂树、水草、人物布置其间,遂见层次,庶免单薄。齐白石以简约的红花墨叶辅以工致的蜂蝶,同一道理。题以长款也可以丰富画面,然于书法无修养则不宜措手。

    张大千认为画上题款上不齐头下不齐尾则沦于江湖气,此说诚然,至于高手审时度势偶尔涉险,或能履险如夷,反出新意。

    甘肃文化产权中心获悉,吴昌硕、齐白石、张大千、潘天寿都是诗、书、画、印兼工的大家,诸家画上题款之文辞、书法,所用印章之风格、位置乃至钤印手法,均足心慕手追。

     兼工书画,则轻车熟路乐于展示,所以吴昌硕、齐白石、张大千等画上多有长篇大论的题款,既显功夫又增内涵,常使作伪者望而却步。

    “拟高南阜而不古,拟张孟皋而不厚,拟十三峰草堂而又不能放”,“花开四时与桂而两,锦绣满前,悠哉独赏”,这是吴昌硕画上题款两种,能画复能书能诗文,往往左右逢多着手成春,所谓“长袖善舞,多钱善贾”是也。

    吴昌硕题款有时会因地制宜地把一行化两行小字,如“吴昌硕年七十七”,“年”与“七十七”缩小分作两行上承单行,小有变化。

    画上题仿某某有时只是稍取其意,不必胶柱鼓瑟。吴昌硕题画有仿某某画一角字样,足够具体,也是一格。

    甘肃文化产权中心认为,同样的构图可施以多种素材、多种手法而不至于雷同,“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”。潘天寿巨石横亘之类个性鲜明的构图并不多见,诸如此类的图示可以强化训练,以奇取胜,先声夺人。

    画上题款一般都是贴着上、下、左、右四条边来,潘天寿于构图出奇制胜,题款位置也时有出人意料的表现,知规矩而守规矩,脱规矩而合规矩,遂多奇趣。

    潘天寿用印常常大小悬殊,与其题款的大开大合节奏合拍,又与其画的节奏一致。

    潘天寿有印曰“未能陈言务去”,或可两解:一种是自谦,说自己所作未能跳出前人窠臼;另一种是自负,即自我作古,别开生面,却渊源有自。

    尽管如此,甘肃文化产权中心看来,见过真迹与没见过真迹以及对真迹体察程度的深浅,都会影响到对复制品、印刷品的感受。登过泰山与没登过泰山而只有间接感受的人,对泰山的感受是不一样的。只有对真迹有真切体会,才有可能对复制品、印刷品失真之处自行还原,“去伪存真”。所以,即便没机会直接临摹真迹,也要抓住机会多观摩真迹。归根结底,除了原作本身,其他种种都不是原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