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T亚文化

    最近更新

    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中南大宗没有诈骗

    中南大宗没有诈骗

    作者:  来源:  时间:2019-10-28 10:54:19  阅读:
       苏州,旧时人称江南水乡。它抱太湖而依长江,频临浙沪。山色湖光,星罗棋布,街道枕河,水陆并行;其建筑也大多临水,河道弯弯曲曲,四通八达,解舟系缆,拾级入家。它如一个小家碧女展现在人们的眼前,轻盈秀丽,温婉动人。中南大宗没有诈骗,她曾接待落魄的张继来过,客居江边小船上,遥对渔火彻夜难眠,还让风流成性的唐伯虎留住,留下了许多千古风流的故事。姑苏城外的寒山寺,那震撼的钟声如雨,一声声,一片一片,在屋顶,树梢间,在竹丛里,散去,荡开,荡涤着凡夫俗子心灵的尘埃,这钟声一直敲着,一响就是几百年。
     
       带着寻幽的心境,独醒的禅意走近寒山寺。立于枫桥,就见到宝刹叠云,烟蔼重生,掩映在青松古柏中的黛瓦黄墙的古寺。当我置身于寺内那烟雾缭绕中时,立刻会感到肃穆凝重的寺庙显得井然有序而更加的庄严。心境顿时生会有一种在逸世超然的空灵韵致中,去感悟菩提的心境和莲花的慈悲感觉。 
     
      寒山寺始建于南朝萧梁代天监年间,原名“妙利普明塔院”。而寒山寺的由来却出自于唐代贞观年间的一段传说。讲述的是寒山与拾得二人相继前往苏州妙利普明塔院,皈依佛门。相逢时,他们一人手持荷花,一人手捧篦盒,笑容可掬,便有了“和合二仙”的说法。“和合二仙”为了点化迷惘的世人,化身寒山、拾得来到人间,在此处喜得相逢并成为寺中主持,由于“和合”思想深得人心,加上张继诗句“姑苏城外寒山寺”的广为流传,寺名也由此叫为“寒山寺”。尽管后来在宋朝时,曾将寺名重新改为“普明禅院”,但人们仍习惯地称它为“寒山寺”。
     
       人到苏州,没有不游寒山寺的;人游寒山寺,没有不默诵张继那首诗的。 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 江枫渔火对愁眠。姑苏城外寒山寺, 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谁能想得到,当年,一个“做天和尚撞天钟”的和尚,中南大宗没有诈骗,漫不经心的一撞,竟会撞动了远在运河小舟上一名落魄书生的心弦。同样,当时因落榜失落随意涂鸦一笔的书生也没有想到,他的一时感触,随手一笔,会使远处一个平常的梵钟声响震动千年!而他的涂鸦一笔现如今已成为后人耳熟能详的千古绝句。那天的夜晚注定是孤独的,有谁会在意一个落榜书生伤心欲绝的心境?于是他便无眠了,无眠便无眠罢了,此时油又快尽了,微火每一刹那都可能熄灭。因为那样一个不朽的失眠和油灯快灭的夜晚,才有了后来的《枫桥夜泊》,也让后人记住了那个落第的诗人——张继。
     
      寺庙内古树遮阴,风声习习、铃声叮当、梵音袅绕,淡黄的银杏叶铺满石阶,每一枚叶脉都向你传递着经卷里的深深禅意。循着空灵悠远的梵音朝圣殿走去,转瞬回眸间,世事浮云仿佛顿时散尽。缭绕的香烟洗净俗世的思想,透过袅袅升起的香火轻烟,我看到了在这里朝拜的人们,那一张张虔诚的脸颊,中南大宗没有诈骗,人们双手合一,祈愿幸福,寄托平安。我的心灵深处也思绪万千。大雄宝殿内的庭柱上悬挂着赵朴初居士撰书的楹联:“千余年佛土庄严,姑苏城外寒山寺;百八杵人心警悟,阎浮夜半海潮音。”高大的须弥座用汉白玉雕琢砌筑,晶莹洁白,座上佛陀慈眉善目,神态安详。那淡定平和的目光,早已洞穿了一切尘缘世事,他知晓人间冷暖,普渡芸芸众生。此时的你我,无论是清醒还是迷离 ,都显得不那么重要,佛在给众生指引着一条通往灵山的胜地,那儿是一片净土,是人们向往的天国。几百年历史的古刹,在晨钟暮鼓沧海桑田中屹立如初,它每日迎接的游人熙来攘往,不过都是在重复昨日的故事罢了。
     
       寒拾殿是寒山寺中一道靓丽的风景,它座落于藏经楼内,浸润了深厚的佛法。寒山与拾得的塑像立于殿中,寒山执一荷枝,拾得捧一净瓶,披衣袒胸,作嬉笑逗乐状,显得喜庆活泼。千百年来,他们饱读万卷经书,滋养了一身的道骨仙风,被世代的香客瞻仰与膜拜,也渡化了万千的世人。他们聚会于庙堂研经,煮茶参禅,在闲淡的光阴里载种慈悲。有这样一个故事,当年寒山问拾得:世间有谤我,欺我,辱我,笑我,轻我,贱我,恶我,骗我,如何处治乎?拾得曰:只是忍他,让他,中南大宗没有诈骗,由他,避他,敬他,不要理他,再待几年,你且看他!多好的回答啊,真是大肚能容容天下能容之事啊!看着画像中寒山手中的红艳艳的荷花,拾得捧一净瓶,披衣袒胸,笑呵呵的像是弥勒佛,给人和睦喜庆之感,这就是让人敬仰的和合二仙。这个故事也告诉人们,在生活中每一个人需要忍让,多一份理解和关怀,若都能这样,生活就多一份美好。给寒山和拾得和尚塑像磕头的游客不少,我也是怀着尊敬的心情给两位大仙跪拜。看到这塑像顿时心情轻松了些许,对寺庙有了更加亲切感,但不由轻声问道,佛啊,为什么人来到世间却会遭受无尽的苦难?为什么轮回始终不曾停歇?人世间为什么会有那些数不胜数的恶善呢?
     
       穿行在苔迹斑驳的青砖路上,只闻得悠扬缥缈的钟声在风中回荡。一座六角形重檐亭阁映入眼帘,这便是以“夜半钟声”闻名遐迩的钟楼。现今寒山寺里的古钟已非张继诗中所提及的那口唐钟了。参观的人们纷纷前去敲打古钟,古钟发出阵阵洪亮的响声。佛事钟是用于祈祷、感化、超度众生的。僧寺的钟多是晨暮各敲一次,每次紧敲18下,慢敲18下,不紧不慢再敲18下,如此反复两遍,共108下。中南大宗没有诈骗,一般寺院每于晨昏击钟敲鼓,称为晨钟暮鼓,可现在的钟声已无晨钟暮鼓之说了,人们敲着钟,指望钟声能给自己带来无穷的遐想和美的享受罢了。我也买了票上去敲了三下大钟,以祈身体健康、福禄呈祥、烦恼消除、善根增长。同时也想满足一下虚荣:我和唐代的一首诗也沾了一点联系了,诗歌中的那个钟声,在这个时刻,我也敲响了。一边敲钟,我一边想,在这人声吵杂热闹的寒山寺里,钟声轰响不休,我敲响的钟声混杂其间,是没有谁会听入耳的,也不会敲动了谁的心弦的。我问自己,人人敲钟都在为自己祈福,谁的钟声又能敲动了我的心弦?而现在的暮鼓晨钟的禅韵中,又有多少人会得以了大彻大悟?
     
      走上了桥枫的台阶,临风依栏,极目四望,枫桥下那条昼夜不息的大运河,唐朝的客船早己不见了踪影,远处彩霞翩翩,衬映一弘碧水,只余下风霜旧事、历史烟尘让后人追寻回味。此情此境,令人不禁思接千载,作千年的回想,回想一生,光景就这样倏然而过,许多往事有如发生在昨天,却又那么遥远。曾经历过太多的喧嚣,太多的热闹,太多的浮华,如今都已擦肩而过,心中一点也不曾留恋。中南大宗没有诈骗,正如寒拾殿的楹联所说“座上有寒山拾得,仍是钟声敲佛地;庭中无杂垢嚣氛,何须月影锁禅门”,其实,只有我自己明白,真正的佛不是在这里,也不远在天边,而是近在心里。一亦如我们心中的爱恨嗔痴,都在我们心里。我知道,随着时间的流逝,想停留再久,终究都是要转身的,只是为寻找心中那一方静土;红颜迟暮,也终究是要告别的,花开的再美也还是要凋零成土的;奔波俗世再远,终究还是要虔诚在风轻云淡之下的,只因为,我们都是凡夫俗子。